盘踞在日本上空的鬼魂:靖国神社为何会成为日本成长的最年夜障碍?

栏目:头条 时间:2020-11-18 14:03:34热度:1000 ℃

“莫烦恼,蓦直前进!

谱代政治

日本的政治生态与政治结构在亚洲地区可谓是独树一帜,一直维系了谱代政治的运转。在明治维新之后,一直把握着权力的旧势力内部的相互团结,一致对外的动力其实就来源于互相承认对方的地位,做到利益共享,在一定的规则下分配利益,这也是为什么旧势力可以一直存在的根本,而如果他们把军人势力一脚踢开,否认了一直和自己合作,在前线给自己卖命的军人的话,就相当于否定了整个利益共同体。

▲东条英机接见民众旧照

而且另一方面,就事实情况而言,旧势力里面有大批量的老一辈人都参加过对外侵略的战争,这个问题也是没法回避的,而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败的军国主义日本组成的新政府里,就有许多人原先就是参加过对外侵略的军人,后来在战后退化成了政客,所以说,日本的旧势力想要摆脱这个侵略污点是非常困难的。

而后来日本在战后的新一代来和中国接触,他们显然不知道从他们父辈开始就一直和他们交手的毛主席的厉害之处,认为中国宽容的态度是原谅了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实际上这一次宽容是给他们上了一个摘不下来的金箍。

▲在地图前沉思的主席

如果日本一直保持谨言慎行则没有大碍,可是一旦又有了侵略扩张的想法,日本就会发现自己的军国主义和日本人民已经被分化开来了,这也是毛主席作为一个历史上少见的大战略家的长处,通过调换对方的立场,让原本不在有利位置的自己变得有利,这一切的基础就是他看清了日本谱代政治的命门何在。

所以,每当新势力和旧势力进行争斗的时候,旧势力身上的历史污点就会被拿出来,也是旧势力一直想摆脱可是摆脱不了的一块心病。为什么日本旧势力的历史问题和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会被拿出来成为了焦点呢?

▲南京大屠杀剧照

因为日本的旧势力去参拜了靖国神社,这个在日后变得非常敏感的地方,笔者认为,实际上旧势力在最初的前往靖国神社参拜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行为会引起如此巨大的风暴,会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让之后的岁月里,靖国神社一直成为了争议的焦点。

靖国神社

我们首先要对日本的靖国神社有一个初步的大概了解,靖国神社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靖国神社里供奉的其实并不是只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军国主义日本的日本战犯,还包括了从“明治维新”时期开始所有战死军人的牌位。

可以说,靖国神社是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旧势力和军人势力联姻的一个纪念场所,也是日本旧势力的精神支柱之一,基本上任何为了旧势力而死去的人都可以进入到靖国神社,实际上这个靖国神社也是旧势力内部利益分配的一个场所,也是凝聚内部团结的一个物质载体。

▲靖国神社

可是靖国神社最大的问题是里面有一部分是二战中的战争罪犯,可以说是全世界人民公认的坏分子,他们的排位也被放置在了靖国神社里,这就带来了问题,那就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旧势力们把这些战犯放进靖国神社里容易,但是想要把这些人从靖国神社里踢出去可就困难了,因为这些人和他们自己有着密切的联系,也是旧势力们最讳莫如深的污点本身。

▲关于东京审判的报道

这就要引出一个很尖锐的根本问题了,那就是日本的旧势力承不承认日本战犯是罪犯?这是旧势力最不想回答,也不能回答和回答不了的一个问题。假如说旧势力承认了这些人是战犯,那么和这些人同案的旧势力也应该是战犯,因为他们躲过了战争后的审判,出卖了军人势力,当在没有竞争者的时候,自然这个问题就会被搁置起来,可是一旦出现了新势力和旧势力的斗争,那么这些人是罪犯的这个污点,就会成为两股势力进行政治博弈的话题。

新旧之争

一旦这个问题被扔在了台面上,就会出现一个很大的连锁反应,那就是新势力中有一些比较激进尖锐的人就会用这个污点来攻击天皇系统,来质疑整个日本体系的模式。谁都知道,可是谁都不敢说出来的“天皇本身就是最大的罪犯”,而且日本天皇还是“明治维新”中旧势力能够夺取权力实现崛起的关键。所以说,不管是攻击日本天皇是罪犯,还是攻击旧势力是罪犯,实际上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都属于同一个利益共同体,都可以起到打击旧势力的目的。

▲裕仁天皇旧照

旧势力自己当然也明白自己的软肋在哪里,旧势力们日思夜想的事情就是可以有一天摆脱这个污点,也想为了应对这种选择来做出一些行动,其实逻辑也非常简单,那就是脏了就要想办法去清洗一下,所以日本旧势力就采取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手段,那就是因为旧势力们知道,自己既不能无视军人的存在,也不能承认军人的地位,进一步或者退一步都是不能做的,所以说旧势力一直在冒着风险把这些战犯洗白。

▲裕仁天皇阅兵旧照

也就是在有一段时间内,日本开始有计划地疯狂地洗白这些参与过南京暴行和对外侵略的战争罪犯,可是当日本这么做的时候,日本发现了毛泽东当年在和日本交流是给日本军国主义戴上的金箍,就是中日友好的基础是日本承认战犯是坏的,人民群众是被绑架的,只有日本承认战犯是坏的,人民才能是好的,这样只要日本一有了洗白战犯的举动,实际上就是承认了自己的整体都没有合法性。

▲日籍八路军老战士小林宽澄

这一次精妙的二分法和行为论的结合,让日本在洗白战犯的同时必须要承担中日关系在那段时间迅速恶化的后。显然毛泽东看清了日本和美国之间的交易,那就是旧势力想摆脱战后的清算,做出让步和美国媾和,我们的破解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要分化和瓦解旧势力,只有新势力出现之后,日本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和选择。

参考资料:

《冷战史》

《新中国外交史》

娱乐资讯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互联网采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赞+938